您现在的位置:壹定发手机 >> 医院文化
援疆日记(郑穗瑾)连载一
发布时间:2015-03-01 | 信息来源:壹定发手机
2014-11-30
自从决定援疆,考虑要从温暖的南方到寒冷的北国,气温从20度到零下20度,如何抵御寒冷是准备前的主要工作,朋友不停支招,结论是羽绒服,厚袜子,毛皮鞋,皮肤保湿,但要购置那一堆东西,对我又是难题,幸好丈夫购物经验丰富,网上与实体店相结合。
为买衣服,从不喜欢购物的我耐着性子奔走在商场,历经4小时,初步将衣物基本准备完毕,与其说是锻炼,不如说是折腾。
下午为女儿准备晚餐,想想此后2个月女儿不能享受妈妈为她准备的美食,心里酸酸地,眼泪在眼中打转,生活已经是固定的模式,今天要打破,有点不适应。
此前朋友曾问我,这是一种锻炼,你准备好了吗?我现在方发觉,这种准备更是心理上的。
2014-12-01
接近离家的日子,心里有点不舍,首先是女儿,打电话给她班主任,竟然不知不觉流泪了,也许因为作为母亲无法照顾她,也许在担心我的安全,放心不下她。
但也许是因为自己多虑,其实她已长大。
报名参加旅游,丈夫因担心安全而不同意前往,但我最后还是决定去,不想再这样毫无激情活着。
收集行李,发觉想携带的东西不少,却也不知是否有用。
下午去深圳看父母,目的告诉他们别担心,自从他们知道这件事就反对,因为担心我的安全,匆匆忙忙的,在晚上11点才赶到酒店,因为明天5点需集合,不想吵醒丈夫。
如果没有这次出发,就没有那么多事情去做,我每天朝九晚五。
2014-12-02
一行7人从早上5点出发到下午5点,足足12小时旅程,飞机上就花去接近9小时,上飞机时看到那少数民族典型面孔,就祈祷但愿那不是恐怖分子,幸好一路平安,顺利到达。
接机的是卫生局局长等重要领导,可见那重视程度,晚饭由农三师安排,到的有省援疆重要干部及当地的重要领导,餐桌文化在这不同,先填填肚子,然后重要人物分别讲话,那不愧是领导,那口才一流,每一句话都说道点子上,关于安全,关于任务,在关心中将任务布置。与其说这是吃饭,不如说是能力的较量。
蚝牛骨,囊饭,葡萄等特产也让我体会到当地美食,但看到酒店的安检和盾牌,铁盔,也让人觉得可拍,人人皆兵的感觉,希望不会出问题。
家人一直在担心我的安全,朋友问的最多的是是否有暴乱,但愿这只是个案。
这里天亮时间为9点,时差2小时,明天但愿可以睡个懒觉。
2014-12-03
今天去了41团,位于草湖镇,离喀什20多公里的地方,也是东莞对口扶持单位,精心打造的工业园,如果6年后打造成功,将会拥有10万人口,而相对的医疗必须同步发展,而这里人才缺乏,这就是派出医疗队的原因,希望改变环境与精神面貌。
41团属于图木舒克市,离喀什300多公里的地方,途径沙漠地带,许多荒无人烟的地方,我一直敬佩一直工作在这的领导,那么艰苦却未放弃。
这里在70-90年代曾辉煌过,医疗技术一流,开展了子宫切除,剖宫产等妇产科手术,但后来因为人员的退休,人才的流失技术在下滑,手术已10余年未开展,手术室和麻醉师是空缺,要发展实属不易。
见识许多高层领导,不管从能力,口才和社交都是人物,人真的不同。
这两天品尝了新疆的美食,羊肉,馕,今天还吃到了甜甜的红枣,纯原生态。
一种锻炼,一种经历,值得体验,只有来到这里才了解这里的历史。
2014-12-04 
为更好了解兵团的历史,理解援疆的意义,这两天在市卫生局长的带领下行程1000公里,去了41,42,50团和图木舒克市医院,感受兵团的气氛,医院的艰苦,为这一帮人的坚持付出,为他们的坚守而感动,一间病房住9个病人,自带床上用品,没有卫生间,剖宫产2000元,顺产500元,仿佛让人回到30年前。
今天见到了长千年不死,死千年不倒,倒千年不朽的胡杨树,长在沙漠,缺乏水的滋润,坚强的活着,接受风吹雨打,寒冷侵袭,终于价值连城。有人说看到胡杨想起沧桑,想起沙漠的荒凉与凄美,想起向天呐喊的孤独与壮美。
今天,还见到了七彩石,因为行程达500公里,路途中三急问题只好就地解决,援疆的戴局长帮我找了一个涵洞,干净的,我已别无选择,局长安慰说这里干燥,很快干掉,去沙漠旅游都是这样。我释然。
不管怎样,我庆幸这次选择,让我知道得更多。
2014-12-05
   一望无际的沙漠,让我恐惧,没有水,没有人烟,如果迷路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人与自然相比,力量是如此渺小。
   今天去了香妃墓,那其实不是安葬香妃的坟墓,是乾隆花30万白银为她家族建的墓穴,而香妃并非公主,而是战乱战败者阿巴克霍加的小老婆作为贡品被送给乾隆,受到恩宠28年,但却无后裔,死后被运送回来可能性不大,可能是她的衣冠,香妃并非电影里描述的回到戈壁滩找到沙漠王子。
   维吾尔族作为南疆的主要人口,占人口的95%,因为暴乱,对他们已怀有警备心里,虽然想了解他们,但心底更多是恐惧。
   高鼻梁,白嫩的皮肤,男人带着帽子,女人带着头巾,说着听不懂的语言。这是外观形象。
   男尊女卑,男的主管经济大权,不沾家务,可以结婚多次,不喜欢时可以把女的送回娘家,只需在教堂宣誓,分开后小孩跟随女的,他们可以不实行计划生育,而小孩教育程度极低,基本是放养,这也就是为什么每次暴乱分子均是知识层次低的。
   他们信奉伊斯兰教,相信人死后可以去到真主阿拉的庄园旁边,那里宁静,花果飘香,虔诚的教徒可以一天做5次礼拜,每次均洗脸,洗手,洗脚,洗外阴,其实我觉得他们有信仰,理应慈悲,不杀生,但也许正如他们所说,有人断章取义,利用某些人的无知。
今天还见到了东莞的援疆队伍,一共有20人,医疗是第一批,我是唯一的女子,有点自豪。
2014-12-06
    今天来到医院,暂时拥有130平方的房子,生活设施基本齐全,后天就要真枪实弹干一场。
杨书记和办公室主任推着破旧自行车忙里忙外,似乎这是20-30年前的社会,他们都是边疆二代,为边疆的建设和祖国的领土完整洒下几代人的青春和热血,他们的热情和质朴更令人感动,我已不知是谁在扶持谁,他们象这片无污染的天空净化我的心灵,但愿我们真的能带来技术,传帮带作用,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收获。
    电热水器,似乎不够热,而这里的暖气似乎温度不高,我第一次有寒冷的感觉,但愿不会太冷。
     听说11号有10位老师来这里,估计有女的,我会有个伴。
    9点才天亮,晚上7点半才下班,这2个小时时间差需慢慢调整与适应。每天可以睡7个小时以上,加上无污染食品,身体应该大大的有益。 
2014-12-07
今天是星期天,早上吃完早餐已是11点,医院派人来安装电视和电脑,但我仍不能上网,洗衣机不能用,离午饭的时间还长,有点无所事事,他们几个男生睡觉了,我打开电视,发现竟然有一些不错的电影,如《晚秋》,看来找到消遣的办法。
    这里的供暖设施一般,我已感觉到丝丝寒意,电视说明天是大雪,将迎来小到中雪,这些在南方不在意的节气在这一一得到体现,相信下一步是艰苦的抗寒过程。
    想家了,想到平素的今天是为女儿操劳的时候,做她喜欢吃的,买她需要的,但现在,这一切都无法去实行,女儿说她已做好生活质量下降的准备。
因为援建,这里的土房子换成了高楼,平均8万可以买一套,但人员并不多,生活质量也不高,这里过的仍是如同东莞30年前的日子。
这些当年守卫边疆,建设边疆的战士及其后代,在那么长的时间里被政府遗忘,相比之下,真正付出鲜血和汗水的他们却未能得到应有的补偿。
对于暴恐,我已置之度外,因为他们说坏人是少数,上网查了资料,这几年暴力事件逐年上升,特别是今年,几乎每月都发生,伤害一批无辜群众,这两天去商店买水果刀,发现每家商店都没有,自从暴力案件发生,火柴,刀具已很难在商店买到,但愿这样可以减少流血事件。

版权所有 壹定发手机 粤ICP备10003305号

地址:东莞市厚街镇S256省道(原107国道旁)河田路段河田大道21号 邮编:523900 电话:0769-85588409 传真:0769-85581536